标签: 观察动物作文400字四年级小狗

文明遛狗还有多远

养宠物是很多都市人群的喜好之一,因为小动物可爱又能陪伴自己的属性,养宠在年轻人中形成潮流,也有不少年轻人会给自己的父母买宠物,可以陪伴他们。

不过在养宠物的过程中,很多人有不少不规范的行为,让同小区的其他居民叫苦不迭。比如,让宠物随地大小便不处理,遛狗不拴绳子,任由狗狗撒欢儿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大部分宠物狗没有太大的攻击性,但是狗狗毕竟还是有攻击能力的,由此,对于怕狗的人来说,遛狗狗不拴绳子就是噩梦,尤其是小孩子。

据媒体报道,近日,山东潍坊一女子在小区内遛狗不拴绳,多名孩子被狗追赶吓得直哭。一名孩子的母亲与其理论,女子却说:“你怎么不看好孩子?”

对此,有网友称,遛狗新规出来多久了,照样遛狗不牵绳的一抓一大把,而且觉得理所当然。中国现在宠物狗已经有数千万,哪怕只有百分之一做不到文明养狗,也有数十万脱缰之狗在大街上乱窜,更何况现在能真正做到文明养狗的连一半都远远不到。

还有不少网友称,文明养狗,不要给我们其他狗狗家长丢人行不行,真的服了,对养狗的社会容忍度下限就是被这群没素质的人一次次拉低的;城市居住小区,不是不允许养大型犬吗?再说,小型犬也应该栓绳;不栓绳子还有理了,这样的人,就该罚款罚饭他吐血。小孩子受了惊吓,真的是以后看到狗狗就害怕的,我弟弟小的时候被追过,现在还是怕狗······

作文:我喜欢的小动物

我最喜欢的动物是小兔子,它很可爱,头上长着两只小耳朵,耳朵下面长着像一对红宝石的眼睛,身上的毛像雪花一样白白的。

它有时很可爱,有时不可爱。可爱时,我走到哪里它都要跟上。不过很调皮,不时地跑过来跳过去,害得我没法走快。

记得有一次,我到楼下买来一袋萝卜放到桌子上,就去看书。过了一会儿爸爸过来问,你买来的胡萝卜呢!我说:“不是放在桌子上了吗?”爸爸说没有。于是我就去找,找了半天都找不到,忽然头一转,看见我那淘气的小兔子在桌子下吃胡萝卜。我赶紧走过去,兔子看到我来了,撒腿就跑,跑得比谁都快。

我一看胡萝卜只剩下一个了,而且还是吃了一半的,我笑骂道:“这个淘气的小兔子,真是一头猪,吃了这么多,我一个人都吃不了这么多。”于是,我又向爸爸要了5块钱,去楼下买了些胡萝卜,这回,我一定要放到高处,放到小兔子吃不到的地方。

“虐猫”争议后一位影视宠物培训师的观察与反思

影视宠物培训师吴起参与过宠物主题影视综艺的幕后创作,也带狗狗参与过综艺节目的舞台表演。他认为国内这个行业目前还缺少专业团队和监督机制。(受访者供图/图)

因剧集中猫咪偷吃点心导致毒发一幕死状过于逼真,网友质疑《当家主母》剧组“虐杀猫咪”。尽管剧方数次摆出“猫咪舔舐糖浆动图”“拍摄花絮”以及“猫咪最新动态视频”作为证据,网友却并不买账,认为“舔舐糖浆”的动作有后期合成嫌疑,找回来的猫咪与剧中的存在瞳色差异,甚至公母都不同。

这并非于正参与制作的剧集首次陷入“虐杀动物”质疑。2018年《延禧攻略》热播时,有网络博主称,剧中摔鹦鹉镜头中的鹦鹉为二级保护动物“和尚鹦鹉”。也有网友指出,2012年电视剧《唐宫美人天下》中,一只小奶猫疑似被吊死。

2021年11月29日凌晨,《当家主母》剧组发表声明:“已报警,将追究造谣者的法律责任”。

龙套演员李中贺参与了《当家主母》猫咪片段的拍摄,他说,拍摄时看到工作人员向猫注射了4-5次“不明液体”。“说‘不明液体’是为了准确,直观感受是打了麻药。”他说,自己离开片场时,判断猫还活着,因为当时猫的眼睛还睁着,只是精神状况比较萎靡。同一场戏另一宋姓龙套演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猫戏份拍完后,可以正常走动,没有异常的。”

在北京生活的李雪从小学开始养猫,平时会参与小区里的流浪猫救助活动。她说,从来没见过猫在正常情况下会像争议视频中“爪子开花那么恐怖地挣扎”。

“影视剧播放动物相关的剧情,动物演技如何并不会改变影视剧的口碑,更重要的是整个故事如何,人的行为逻辑是否正常,故事的条理是否通顺,演员的演技是否让人有代入感,如果以上都不行,强行毒杀动物,让动物‘演’得很好,只会让烂剧还加上了反社会的标签。哪怕做五毛特效或者直接让演员一句话带过,只要表达了动物冲撞了人类或者动物死了这个故事情节就行,并不影响剧情走向,所以虐杀完全没有必要。”李雪说,“我记得《甄嬛传》是有使用特效猫的,那个叫松子的猫,抱着的时候是真猫,冲撞人的时候用的是做得蛮假的特效,但这并不影响它成为近十年里的口碑佳作。”

“我们应该呼吁每一个摄制组完全保证动物演员的生命安全以及身体健康,积极倡导动物保护,这应该被列为作品质量评定标准之一。”网络博主@尚方称。

吴起是一名资深影视宠物培训师,参与过《犬爱》《萌宠小大人》等宠物主题影视综艺的幕后创作,也带狗狗参与过《中国达人秀》等综艺节目的舞台表演。据他观察,一些剧组在面对动物演员时经常“和稀泥”,目前行业内也缺乏成熟的监督体系。如何在制度层面上保障这些动物演员的权益,至今是个问题。

我之前参与过几部电影和一些综艺的拍摄,负责狗狗的挑选、跟组工作。我自己有一只狗狗,叫“小家伙”,边牧,性格很温顺。之前参加过一部片子叫《犬爱》,在湖南拍的,狗狗是全程做主演的。

跟过这样的片子,你就能理解了,哪怕是自己的狗狗,要配合整个剧组的工作,也不一定各个环节都能够让你满意,有时候人都不一定能够照顾得特别好,更何况狗狗。剧组拍摄过程中,小动物往往是分到道具组,极少有剧组把小动物的位置放得很高,放到演员组。这是国内现状。

《犬爱》从10月底拍到11月份,长沙当时正好又是面临大降温,晚上非常冷。有一场夜戏,场景设计是男主演被别人抓了摁在地上,他哭着让这只狗狗离开,他不想狗狗也被抓。“小家伙”是一只治疗犬,训练度已经很高了,结果在那场戏出了个意外,也是拍戏时唯一的意外,就是它没办法完成镜头设想——趴着,跟男主演头对头碰在一起。

这个场景我们平时练很容易的。但男主演一趴下,它就起来了。后来,我们现场一看,狗狗因为跟男演员也有感情了,所以男演员当时哭得歇斯底里的场景影响到了狗的情绪,它不敢趴在那边。人哭得歇斯底里的时候,狗真的能感知,它知道你很不开心,很难过,它想先等你的情绪舒缓了,然后再在旁边去拱你的手。我们有的时候说狗通人性,演员对它好,它都能够把这种情绪感受到。

另一类工作是定向培训,不是我们自己的狗。剧组班底已经搭好了,狗狗演员也找好了,但是缺有经验的训练师或者懂镜头语言的训练师跟组。剧组需要什么样的场景,我们来给他们培训狗狗。培训结束之后,我们帮他安置这些狗狗,比如由导演来养,或由演员来养,我们从头到尾要负责。

狗狗在剧组里有时只是做临时演员,几乎没什么时间跟演员待在一起,一般也就提前一二十分钟到现场,没有适应环境的机会。大多数剧组采用的方式,是为了快速把这个镜头实现。指导电视剧《创业时代》的时候,我们的狗都是跟主演待在一个房间的,这个是比较少见的,以往都是跟道具组的人,他不管你待哪,反正不要去耽误演员排戏。

动物演员跟人不一样,一些场景它很难反复表演。所以,通常会有多只狗狗给一只狗狗当替身,有的是拍近景用的,有的是拍远景用的,有的负责拍某些特定镜头。像《神犬小七》这样的电视剧,当时拍就是这样的,有十几只不同的年龄段的狗狗。

我只能说在有些剧组里,动物可能真的就只是动物,虽然大家很喜欢它在银幕上的形象,但在剧组里的待遇是不高的。有时候,拍摄时天气特别热,地上的柏油路面很烫,狗狗站在上面烫脚,这种场景其实应该改。因为人是穿着鞋子,狗是赤脚。但有的剧组是考虑,人都能适应,剧组一天耽误不起的,就觉得反正有替身,烫了就烫了。

我记得之前某部电影在网络上引起一个争议,因为在拍这个戏的时候,有把狗从笼子里面吊起往水里面放的镜头。当时剧组的解释是吊了威亚,做了一系列保护的。

从技术环节来说,人是容易理解:你现在是在这个笼子里边,上面是吊了保险丝的。但是动物不会这么想,吊在空中就是吊在空中,确实受惊吓。人认为已经做了保险,肯定不会有问题,但有的动物吓都要吓死了。

电影《狼图腾》(2015)剧组提前三年开始训练要出镜的狼,在国内拍摄动物的影视剧中属于做得好的。图为该片剧照。(资料图/图)

参与了一系列综艺和电影的拍摄之后,我们发现最核心的,对这些小动物产生影响的其实还是导演组,因为他们决定了放在动物演员上的预算、会给予什么样的福利和条件。

剧本中涉及的场景,训练团队会在平时训练的环境中去模拟。《湄公河行动》这部片子,找的是国外的团队,那个团队也是根据现场的场景专门在他们自己的训练中心搭建了一个模拟区域。《狼图腾》这样的片子,提前三年去做狼的训练,有的甚至更早。这类是真正地把制作费用花在制作上。

拍摄综艺《奈娃家族的上学日记》的时候,他们的狗狗都是我们管理的,会配备兽医、训练师,动物福利就做得比较好。在现场觉得不对劲,我们是有随时喊cut的权力的。我们可以直接跟导演说,这个镜头要停一下,因为我觉得这个狗可能会中暑。我们也不是帮他说好话,这确实是那么多剧组参与过来之后,做得好与不好的差别就是很明显。

我们的专业其实反向也为剧组提供了一些认知。像《萌宠小大人》这样的综艺,我们是很早就介入了。剧本设计这些方面原本不是由我们参与的,但是,后来跟我们交流了之后,(剧组才)发现必须要我们参与进来,这些编导设计才合理。不然,他们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其实回过头来会对小动物有伤害。

那天我看到(剧组虐猫)新闻的时候,我就说,这个出来解释是(解释)不通的,为什么呢?他要通过什么合理的方式能够让猫演成那样,从桌子上掉下来,在地上挣扎。我在行业里边待了那么多年,现在同行都没有人训练到这样逼真的程度。比较可信的方法,确实是他用了物,在半麻的这种状态,用鱼线去拽它。

动物电影在国外有很多。《忠犬八公》,包括近些年的《一条狗的使命》《一条狗的回家路》。这些影片幕后确确实实会有一些公益联合会,包括动物福利组织来监督完成。欧美因为是有行业联合机制的,有动保组织、人道主义机构参与进来监督。只要涉及动物电影,你必须要通过这些机构给你认证。不然,你私下拍,你说自己没有违反动物福利,谁信啊?

欧美还有一个做法是,有的通过训练无法达到,也违反动物福利的场景,他们干脆用动画来完成。另外一个解决方案,就是有很夸张的那种表演场景的时候,他们干脆启用特效,他们的捕捉技术很强。

熟悉影视制作的话,做动效要花多少钱,它不可能用三维动画做,动物毛发抠图首先就是一个大问题。国内的动画基本上都达不到这样的程度。

现在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了,大家看到这样的画面时,肯定是不忍心的。什么样的镜头合适,什么样的镜头不合适,应该要让这些剧组听听专家的意见,尤其是研究动物行为的专家。因为研究行为跟训练师是不一样的,训练师是训动作,研究行为是研究哪些是本能的行为,哪些是后天的行为,哪些是环境影响的,哪些是人容易接受的。

就国内目前的阶段来讲,太缺专业团队,太缺监督机制。专业团队,我觉得(作用)也有限,因为毕竟跟影视方有利益捆绑。所以,需要有一个中立方,或者说监督机制出来。这是解决问题的相对好的方法。

曾经有综艺节目拍小动物,发生过狗中暑、集体死亡的事件。我不能说这个剧组的名字,但这个事情就是发生了。我们同期在拍的时候,同行传开了,听到之后,我们也觉得那个团队真的是不专业。后来也正是因为那个团队不专业,剧组换了一批团队,当时想找我们的,但是我们因为有排他协议,同类型的节目只能接一个,所以没有办法。剧组有的时候也在踩坑,因为不知道哪个团队更专业。

这里边也会存在训练团队的问题,就是带着这些动物演员去的训练团队本身不够专业,他自身没有得到监督,导演也看不出来。所以,从动物演员到达剧组,到配备的居住地点、对应的工作时间、拍摄场景的内容等等,其实要有一个中立机构去介入。这个机构,第一,不能泄露剧情;第二,在现场要有一定的监督,这种监督要有一定的公信力,就OK。

其实还是应该有一个行业的标准。但行业标准是很难一下子形成的,通常先要有优秀企业标准来引领,然后再慢慢形成行业标准,再形成国家标准。

(一些电影)片尾不是自己标注“本片所有动物都符合动物福利”吗?其实自己标注是没有效力的。当裁判又当球员,怎么可能呢?我们不能强迫现在每一个剧组都能做到,但至少涉及动物影片的,要有这样一些机构参与进来,能够有一个背书。这个背书里边不仅仅要有动保机构,而且一定要有专业的影视动物领域的机构参与,才能看得出问题。

一个合理的监督机构的构成,要有法律界人士、动保界人士、宠物训练人士、动物医疗领域人士。

刚刚我们所提到的,还只涉及宠物,主要以狗猫为主。但动物很宽泛,假设涉及其他的一些动物,比如豹、狮子,还要看它有没有正规的野生动物饲养许可证。